• 2011-02-01

    .

    10年和往常的任意一年一样,结束。

  • 2010-11-29

    .

    这营造的氛围里,并非一切静止。

    深夜,翻到一张早前F给的唱片,有一首叫做<深绿>。听上去似乎是颓废的快结束的青春,青春将到尽头。

    看似清晰又无法琢磨的人生。不要惧怕年华逝去。

  • 2010-07-10

    .

    体重下降了十KG,看起来没什么变化。每日想吃的东西会很烦。最近的食品单主旋律就是土豆,萝卜,豆腐,薯片薯条,苏打饼,还有从早到晚的咖啡。为了节省时间买点生的东西也不错。

    很不喜欢去菜市场,菜场里有鳄鱼,各类蛇,鸽子,鹁鸪,鹌鹑。一般我直接去青菜堆里挑几个土豆萝卜什么的。鸡蛋也是常买的。菜场门口有花市,一直有念头去买点盆栽美化下生活。但是,我依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。

    刚来的时候下馆子,有时候一天跑2次,特别喜欢吃鱼片,服务小姐也了解了我的习惯,少油少辣餐前小点不要凤爪内脏等器官类。今天早上喝了几杯咖啡,吃了半个土豆,突然很想妈妈,要是在家里,妈妈不会让我想我该吃什么。不过,我活的很好。

    来之前,看了一部电影,时间背景是热带的夏季,里面流汗喘息皮肤渗出了油水。我想对,广州也是这样,我要去黏糊燥热潮湿的地方了。

    我住15楼,其中一个房间有挑窗,可以看到远方,夜里,灯火点点,我高于他们,我在那里抽烟,我觉得什么都可能发生,没有特别绝对的话,想到自己的孤独,这种孤独让人心慌,也让人沉醉。一整夜一整夜,风穿过15楼的整个房间,里面有一些特别的味道。

    J来了广州。5年前,我在上海看到的他,那段时间,刚好出了新专辑,我的幽暗房间充斥着哀怨的声音,在那节奏和腔调里,有一些美丽和糜烂的东西,我在糜烂里寻找着乐趣。在得到消息的下一秒,我开始计算成行所需要的费用。我的计划出了错,因为遇到了C,5年过去了,C还存在,并未遥远。J的到来让我想起从前,我觉得有必要为了纪念去看这场演出。

    5年前从未想到我会怎样,而5年后的我,也无法预计何去何从了。